您当前的位置:浙江在线 > 经济 正文
说浙江经济已“沦陷”?请先补习一下经济常识
2018年09月13日 22:44:22来源:浙江在线作者:记者 夏丹 陈佳莹

  浙江在线9月13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夏丹 陈佳莹)近日,一篇题为《浙江经济,也已沦陷》的文章在网络上流布。根据记者以往的阅读经验,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标题党文章,一般“不是流言就是瞎说”,所以并未过多关注。

  后来很多朋友转来此文,记者好奇地点开看了看。通读一遍后,为谨慎起见,又看了一遍,方才哑然失笑。

  这满纸毫无基本常识、漏洞百出的“荒唐言”,让人只能一声叹息。文章确实引用了浙江省统计局发布过的一些数据,但作者并未真正理解这些数据的真实含义,就基于这些数据进行了错误的计算,得出了错误的结论。

  浙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无增长可言?

文章称,“ 2018年,整个浙江的消费及工业经济数据一下子就不行了。消费方面,此前5年都还能维持 10% 以上的消费增速,到 2018年上半年,增幅剧烈下降到可怜的 3.6%(11586/11185),如果考虑2%的消费物价涨幅,基本上就没有增长性可言了。”后面还补了一句,“这就是临界点到了”。

  确实如此吗?

  作者这里算出的3.6%,看来是根据今年1-6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与去年1-6月的总额之差,再除以去年的总额得出。

  但是该作者忽略了今年和去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统计口径的一个重大变化:2018年国家统计局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口径作了调整,如原先销售给医院的药品器械等算作零售计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在口径调整之后,作为批发不再计入社零。仅这一块数据,2017年全年基数浙江就高达880多亿元。

  此外,按照统计惯例,统计部门每年都要对前一年快报数据进行核查修订;普查后,还会对历史数据进行修订。经全省贸易数据质量核查,发现了部分企业行业界定有误等问题,浙江对2017年全年基数数据作了修订。

  因此,口径不同、基数不同,如何能简单的加减乘除?

  何况,消费增速下降也不意味着“临界点到了”。

  和GDP增速一样,消费增速不可能一直高速运转。从近年数据看,浙江社零增速一直较为稳定,始终高于同期GDP增速,消费对浙江GDP的拉动作用不可忽视。

  浙江规上工业利润负增长?

 

文章称,“浙江省工业企业的经营利润方面,今年以来同样也是难看得要命。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同比萎缩 5.7%(2048亿/2172亿)。”

文章还对今年上半年省统计局公布的工业利润同比增长13.2%,提出质疑:“对这个神奇的算法,统计部门的解释是,今年以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显著减少了,基于自欺欺人的目的,所以在计算同比增幅的时候,把去年还属于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但是今年消失了的,从去年的总盘子里剔除出去了。这种算法简直就是瞎扯淡。”

  文中的-5.7%,也是作者用今年上半年浙江规上工业利润总额减去去年总额,再除以去年总额得出的数据。这个错误的原因和前述计算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幅时类似。

  利润增幅数据并非这么简单就能得出,而是有一套科学严谨的统计、计算方式。关于这个问题,国家统计局和部分中央媒体也专门做过解释和报道。

  如今年7月1日经济日报客户端曾做过一篇科普类的报道《如何理解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变化?》:

  其一

  要搞清楚这一问题,首先要弄清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数据究竟是如何统计的?

  从2011年起,国家统计局所指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要指年主营业务收入在2000万元以上的工业企业。也就是说,统计部门在统计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时,只把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以上的工业企业纳入样本库,其余企业则被排除在样本库之外。

  工业企业的经营状况并非一成不变的,而是出于动态的变化之中,因此,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的标准,每年规模以上企业的样本库都会发生一定的变化。

  具体来说,有些企业过去虽然不在样本库里,但上一年度的主营业务收入超过2000万元,则下一年度就会纳入统计;有些企业在上一年度虽然是样本库企业,但当年的企业主营业务收入低于2000万元,甚至是关停破产,则在下一年度就会被剔除出样本库。

  其二

  计算“同比数据”,不仅仅是与上年同期数据相比,而是要与同样本、同口径的同期数据相比,这样的比较才能更好地看出趋势变化。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样本库处于动态变化之中。

  在此情况下,要计算得出“可比口径的增长率”,就不能简单地把今年的统计结果与去年的统计结果相比,而是要把今年的样本数据,与今年样本的上年数据相比较,才能得出“可比口径的增长率”。

  为此,国家统计局会要求进入样本库的企业在报送当期数据的同时,也要上报上一年度的同期数据,以便进行汇总比较。

  举例来说,A企业在2017年没有进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数据库,它的2017年数据在原来的数据库中是缺失的。今年,这家企业的主营业务收入达到“规模以上”的标准,则其在填报数据时,不仅要填报今年的数据,也要补充填报去年的数据。反之,如果B企业去年在样本库中,而今年因为去产能而被关停,则在今年数据采集中,统计部门就应该将B企业数据从样本库中剔除。

  经过这样的补充或剔除,国家统计局不仅拿到了样本库中企业的今年当期数据,也拿到了去年的同期数据,这样就可以进行“可比口径的增长率”计算了。

  如此一来,这套统计基本常识应该科普清楚了。这位作者因缺乏基本的常识,便轻易得出“瞎扯淡”的结论,到底是谁在瞎扯淡,相信大家一目了然!

  用统计数据时,尤其是“看不懂”一些数据变化时,建议到国家统计局网站查看一下统计制度修订情况,或向各级政府统计机构咨询了解。

  除此以外,近年来浙江省统计部门不断加强统计执法、剔除重复计算和非工业生产经营活动剥离,这些也都会对当年度的数据产生一定影响。

  如近年来,企业跨地区、跨行业经营越来越多,浙江省统计局在统计执法检查中发现,部分企业违反统计制度,将下属跨地区法人企业包含在本企业当中进行统计,造成同一法人在不同地区和不同行业间重复统计。根据最新开展的企业组织结构调查情况,浙江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对企业集团(公司)跨地区、跨行业重复计算进行了剔重。

  浙江今年为何不报投资绝对值?

文章称,“在投资方面,浙江今年已经不报投资绝对值了,只报了一个使用神奇的算法算出来的同比增幅,上半年为 5.7%。”

  关于这个问题,早在今年6月,国家统计局投资司曾就日本经济新闻中国总局提出的“投资未发布总量数据”的问题,专门作了答复。

  根据投资司的答复,“今年年初以来国家统计局减少了固定资产投资总量数据的发布数量,且将往年的固定资产投资与民间固定资产投资两个新闻稿合而为一进行发布。这样的发布方式是国家统计局的主动安排和有意为之。”

  看清楚了吗?是“国家统计局的主动安排和有意为之”,不是浙江省的特殊做法!

  为什么不报投资绝对值,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 转变发展理念,释放明确信号;

  二是 聚焦投资结构,破除各地攀比;

  三是 改进制度方法,便于国际比较。

  至于,浙江投资状况究竟如何?下面这组数据供大家参考:

  当前,浙江投资增速逐月回升,民间投资保持较快增长。1-7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2%,增速比上半年回升0.5个百分点。

  其中,民间投资增长16.5%,占投资总额的64.0%,比重同比提高5.7个百分点。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增长19.1%,交通投资增长20.4%。

  这组数据一目了然:代表投资风向标的浙江民间投资活跃,高新技术产业投资高速增长,不难看出当下浙江更注重投资结构的优质,且在投资结构转变上下了苦功,有了成效。

  浙江已经彻底丧失挣外汇的能力了?

文章称,2018年1-6月,浙江的服务贸易逆差高达 924亿美元,意味着浙江人民出国买买买的势头不可遏制,同时对外国的先进技术的依赖显著加深。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合计,浙江 2018上半年的总顺差只剩下 24亿美元,对比2017年同期的 533亿美元,缩减幅度高达 95.5%。

  服务贸易逆差高达924亿美元这一数字从何而来?

  据浙江省商务厅公开数据计算,记者发现,上半年浙江服务贸易逆差正好为924亿元(出口376.03亿元,进口1299.64亿元),这位言之凿凿的作者大概是将924亿人民币错看成了924亿美元。

  人民币与美元这样的基本计量单位都弄错了,可见其对全国服务贸易整体情况并不了解,要知道,上半年全国的服务贸易逆差也仅1331亿美元(出口1320.9亿美元,进口2652.2亿美元)。

  也正是因为这一低级错误,两者相抵总顺差只剩24亿美元这一说法也是大谬。事实上,据杭州海关统计,上半年浙江货物贸易顺差6350亿元,算上服务贸易逆差924亿元,因此合计顺差为5426亿元。

  而且,服务贸易逆差放大,就意味着浙江人民出国买买买的势头不可遏制,同时对外国的先进技术的依赖显著加深?

  首先,据记者了解,浙江服务贸易的逆差主要来自旅行,贡献了90%以上的服务贸易逆差,且今年以来我省旅行进口增幅高达107.71%,可见逆差的原因并非是对外国先进技术依赖的加深。

  且据统计,今年上半年,浙江省技术进出口逆差仅有2.8亿美元,现阶段,我省技术、服务出口的提供方以国外知名企业在浙江投资设立的独资、合资企业为主,但我省民营企业经过多年来不断投入,创新发展已有突破,在高端制造业、重装设备关键技术领域等技术设计、服务出口增加较快。

文章称,2018上半年浙江实际利用外资 93亿美元,对外投资111亿美元,两相折抵,在投资领域净亏 -18亿美元。

  而根据浙江省商务厅统计,对外投资111亿美元是指的是境外企业中方投资备案,1-6月境外企业实际投资额为39.8亿美元。这位作者又犯了将两个不同概念数据混为一谈的错误。

  而且,光凭贸易数据和投资数据就来评估“挣外汇的能力”也没这个逻辑。外汇储备规模的变化,主要由国际贸易收支差额、外国直接投资净流入、外国贷款、“热钱”流入等四个因素的增减变化所决定。用这样错漏百出的贸易数据和投资数据就质疑浙江挣外汇的能力,实在贻笑大方。

  何况,双向投资有利于开拓国际市场,引进技术管理,要素资源配置,尤其在当前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大背景之下,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和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和竞争正是进一步扩大开放的题中之义。挣外汇并非双向投资主要的考量因素。

  当前浙江经济稳中有进,也有风险隐患,欢迎对浙江经济发展指出不足,建言献策,但先得搞清楚事实,不能一知半解就信口开河。

标签: 国家统计局;样本库;服务贸易逆差;工业企业;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责任编辑: 全琳珉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