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浙江在线 > 经济 正文
为他送别 那些风光的、隐退的、销声匿迹的企业家都来了
2017年10月31日 23:41:05来源:浙江新闻APP作者:记者 章卉

  浙江在线10月3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章卉)10月25日中午,万向集团创始人、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鲁冠球,因病医治无效,在家中逝世,享年74岁。噩耗传来,谁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想来吊唁的人实在太多,治丧委员会商议再三,决定将悼念仪式放在万向集团公司的多功能厅举行。位于萧山宁围的这座小楼可以说见证了万向集团创业48年以来许多的大事、喜事。然而,操办这样的白事,还是头一遭。

  “复兴先驱民企巨擘传奇人生生如钱潮名天下”,“时代楷模国家栋梁大德流芳芳播万向定春秋”,横批是“深切缅怀鲁冠球同志”。挽联一挂,现场的气氛立即悲凉起来。

  ▲悼念仪式现场 / 浙江日报记者 董旭明 摄

  幸好多功能厅外多处竖着鲁冠球的巨幅彩色照片。照片中的他身着西装,双手自然交叠在身前,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慈祥地看着前来送别他的人们。吊唁者抬头看看,仿佛他还在。

  他一生荣誉很多,最在意的身份是“党员”

  追悼会在万向集团公司多功能厅二层大厅召开。

  有心人入场后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鲁冠球的棺木安放在中央,上面覆盖着鲜红的党旗。最显眼的位置处摆放着李克强送的花圈。

  ▲追悼会现场长长的人流

  人们在悼念的这位商业奇才,首先是一位共产党员。

  “忠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永远跟党走之时代先锋,万向集团创始人、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鲁冠球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10月25日中午在家中逝世,享年74岁……”家属尊重鲁冠球的意愿而写入讣告及悼念活动的相关文本中,都可找到这样的表述。鲁冠球,更愿意把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摆在更突出的位置上。

  执掌企业数十年的鲁冠球,在各种场合常常强调自己的党委书记身份。作为有33年党龄的共产党员,鲁冠球是党的第十三大、十四大代表,第九届、十届、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和十届全国人大主席团成员。

  ▲2012年3月4日上午,娃哈哈集团的宗庆后(右一)、浙江万向集团的鲁冠球(左二)出席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预备。

  万向员工知道,上党课是鲁冠球保持了多年的优良传统。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一心想入党的鲁冠球就开始写入党申请书,但由于种种原因被挡了回来。他暗自以党员标准干 ,直到1984年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两年后杭州市委在省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一堂党课,党龄刚满两年的鲁冠球是讲课人。

  他多次在公司内部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今天。一定要依靠党和政府,但不能依赖。外界好奇,一个乡镇企业家为何如此重视党的理论学习。他的回答质朴简单,“一个家庭不能没有当家人,一个国家要有正确的领路人,这辈子我跟定共产党了!”所以鲁冠球坚持踏踏实实地干,企业赚钱一定要在政府允许、支持的框框内,不合理的钱不挣,违法的事更是根本不去考虑,企业的经营方向一定要对国家有利,对人民有好处,以获得最大的政府支持。

  ▲人大代表鲁冠球

  在和儿子鲁伟鼎交代后事时,鲁冠球说了这么一句话“丧事一切从简,不能向组织提要求,组织有什么指示,一切服从。”

  涌金君去童家塘鲁家老宅拜祭的时候,也被工作人员礼貌地告知,“主席生前有交代,只留下信封,钱如数退回。”

  他身在无菌病房,仍在关心十九大

  最熟悉鲁冠球的新闻界前辈、原浙江日报总编辑、浙江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江坪和鲁冠球相知相识40年。在10月31日《浙商》杂志组织的“纪念鲁冠球先生座谈会”上,长期关注万向发展的江老说起老朋友最后的时光有些激动。

  万向美国公司首席运营官加里韦策尔在回答中国记者采访“万向有什么如此吸引你们”的问题时给出了两个大的答案:一是公司带头人“大脑容量很大”,能够采纳各种明智的建议;二是心很大,能够容纳各种贤能人才。

  “他(鲁冠球)最后一次给员工讲话是今年的7月8日,万向创业48周年大会的时候。他已经在无菌隔离病房了,给员工讲‘做创造历史的勇敢者,时代契机我们没有理由错过’。”那天有员工给江老发来微信,跟他说看到视频上的(鲁)主席眼泪都流出来了,“人瘦了,声音没有以前洪亮了,头发没了。”

  “他(鲁冠球)的最后一篇文章是今年7月26日写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是9月25日正式公布的。浙江企业界率先发声的就是万向集团,鲁冠球这篇学习体会,生动而深刻——

  学习《意见》心情难以平静。回想我们这代人的创业梦,从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东躲西藏,到在计划经济夹缝中"野蛮生长",再到改革开放中"异军突起",以及全球化中无知无畏闯天下,可以说是跌宕起伏。

  10月,党的十九大召开之际,临终前的鲁冠球还交代万向的员工在病房安装电视,他要同步收看聆听十九大的报告。

  他说自己是“农民”,一辈子不愿被称作商人

  “他,是唯一的。”26日一早,看到吴晓波(财经作家)发了一篇纪念鲁冠球的文章,朱永祥在朋友圈转发时间用了这样一句话。十九年前因为一部电视系列片《8个农民20年》,他和鲁冠球有了一段时间的交往。

  “农民有什么不好?我本来就是农民!而且我就要在这里(萧山宁围)把企业做大,走向世界!”尽管鲁冠球乐于接受“农民”这样的字眼,但他对“商人”这顶帽子却避之惟恐不及。

  得知鲁冠球逝世的消息后,有自媒体居然根据《万向报》整理出了他最后的时光。这是因为即便在中国企业界,万向集团的档案管理都是数一数二的。可只要你仔细看,你会发现,《万向报》对鲁冠球的称谓从来没有冠以“浙商”二字。

  有人回忆起,四年前世界首届杭商大会上,被评为“功勋杭商”的鲁冠球告假缺席了。这个谜在10月31日终于被丝绸之路控股集团董事长凌兰芳给解开了。凌兰芳给涌金君讲述了一段往事。

  那一年,凌兰芳接到入选“风云浙商”的通知。鲁冠球听到之后问他“丝绸大王,听说你要去参加评选风云浙商?”

  凌兰芳说“是”。

  鲁冠球说“不要去。”

  凌兰芳奇怪地问“为什么不要去?”

  鲁冠球说,“我们是共产党员。我们不是浙商啊!”

  凌兰芳就问他了“你发起的浙商银行不也有浙商吗?”

  鲁冠球认真了,跟他讲“浙商银行。我这个商是商业银行,不是商人银行。好端端的企业家怎么成了商人呢?我们都是共产党员,共产党的企业家!”

  他有很多梦,这一生最想做的事都圆满了。

  万向路上,正对着万向集团公司大门,一尊小老鹰的雕像静静地记录着这不寻常的五天。

  老员工都知道这尊雕像的来历。1984年,曾被美国舍勒公司瞧不上的万向,收到舍勒公司3万套万向节订单,要求以后持续供货。并送上铜像老鹰以示诚意。鲁冠球将其放大耸立在厂门口,他说:“要抓住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让我们的事业像鹰一样腾飞全球。”

  从田野飞向世界的这只鹰,离开了我们。

  在追悼会上,鲁伟鼎讲起父亲,几度哽咽。“我每天工作16小时,如果以每天工作8小时算,我已经工作120多岁了。”今年7月底,鲁伟鼎去美国探望时,知道自己来日无多的父亲还反过来宽慰儿子。

  “最可爱的父亲,创造了高人均收入,却没有达到人均寿命。”鲁伟鼎的这句话,戳痛了所有吊唁者的心。

  尚可欣慰的是,鲁冠球想做的事,基本都圆满了。

  他对老朋友说过,“我也有梦的。我有三个梦。最早的梦是从田野走向世界。第二个梦,是电动汽车梦。当时他立下豪言‘我搞不好,儿子也要搞’。现在,电动汽车也圆梦了。电动汽车梦符合国家的战略要求,也延伸了他的传统产品万向节。第三个梦,就是交给儿子鲁伟鼎,万向正在打造的创新聚能城。”

  在追思鲁冠球的时候,很多浙江企业家都认为,鲁冠球作为前辈,为大家树立了一座丰碑。可鲁冠球生前对自己的评价很客观,他知道他不是神。

  “有很多失败,千万不要说我成功。”上世纪80年代,万向从企业积累中拿了几百万元建立“农业车间”,搞立体化种植养殖业,后来也搞过鳗鱼工厂等养殖项目出口创汇,开始势头不错,但是遇上亚洲金融风暴,结果亏损也不小。

  这是鲁冠球的谦虚。他认准的产业都没有选错。当年选择的远洋渔业而今发展得非常不错。今年8月,浙江大洋世家股份有限公司与挪威第二大三文鱼公司赛马克渔业股份公司签署三文鱼中国销售经营权和贸易合作协议,每年进口一万吨。

  他一生帮人无数,浙江企业界半壁江山来送别

  连日来,去萧山童家塘鲁冠球老屋拜祭的亲友络绎不绝。来追悼会现场送他最后一程的更数不胜数。

  纳德物业的这幢小楼不大,鲁冠球生前非常器重的“万向系”重要人物管大源在楼下忙着发小纸片。领到小纸片的VIP可以上二楼祭奠,其余的人得先在楼下守候。

  ▲万向集团鲁冠球追悼会

  在万向的发展史上,老领导厉德馨是一位很重要的人。厉玲,厉德馨之女,代父亲来为鲁冠球送行。涌金君注意到,近年来老一辈企业家的追悼会,厉玲基本都会到场,拜祭亡灵、慰问遗属。

  看到美女企业家屠红燕,进门的企业家自动归集到了一个区域。时间尚早,企业家朋友三三两两地聊起了天。有人感恩他为社会付出的多;有人因为刚去过童家塘老宅惊诧于如此身家,鲁冠球和家人居然还住在那么旧的老宅里,墙上不时可见剥落的印迹,哪里像是一个打造出千亿资产企业帝国的知名企业家的居所……

  屠红燕一直感念着慈母沈爱琴生前和鲁大哥的深厚情谊。每年年初,屠红燕都会和先生李建华一起去给鲁冠球拜年,听听老人家对宏观经济深刻的理解,独到精辟的分析。吊唁现场,看到老乡镇企业局局长,屠红燕翻出手机找出一张照片。相片里老母亲笑眯眯,身旁是两个大哥冯根生、鲁冠球。而今,创造一代历史的他们都去了。

  健硕的陈妙林也来送鲁冠球。不仅因为他也是萧山企业家,更因为32年前他曾经和鲁冠球共事过,当时鲁冠球做萧山宾馆的董事长,他是萧山宾馆的总经理。今年,陈妙林选择激流勇退,退休了。他哪里想得到,曾经的搭档这么快就走了。

  冯仑悄悄站哀悼的人群中,他和涌金君一块排队到二楼向鲁冠球的遗体献花。

  脸盲症的涌金君不费吹灰之力就刷到了一排熟悉的面孔,不夸张地说,浙江企业界的半壁江山都来给鲁老送行了。吊唁的人群最诧异的一张面孔,是多年隐匿的陈金义。

  当年,曾也是明星浙商的陈金义因投资某项目而一败涂地时,鲁冠球第一时间伸出援手。“陈金义同志:我心痛,事至此,先了结,要多少,来人拿”,短短20字的便条,让人动容,传为佳话。

  “当年老鲁帮了我,无论如何要来看他!”谁说商人重利轻离别?涌金君连日来在万向、在童家塘鲁家老宅多处都看到了一张面孔。这位企业家陪了三天三夜,一直陪着鲁家人忙着料理后事才回家休息。

  此人名叫周永利。

  “我爸爸和鲁冠球一起打铁的。我有时候喊鲁冠球师傅,有时候喊他大哥。”30日凌晨,周永利跟随车队从童家塘的老宅开到万向集团公司报告厅,沿路开了廿多分钟,路两边都站满了人。

  “员工可能是组织好站的,但眼泪是真的。多少人掉眼泪,好人都装在人的心里面。”周永利说,很庆幸,这几天一直把儿子带在身边。

  前来送别的企业家还有徐传化、王水福、汪力成、钟睒睒、章鹏飞……

  企业家精神是什么?鲁冠球是最好的样板

  斯人已逝,精神流芳。

  这位常青树企业家,让人们最为景仰的是他身上传递出来的企业家精神。作为中国第一代企业家,鲁冠球只上学七年。但他的谋略从转型升级到深耕国际化,无不让人佩服。

  悼念现场,每一位吊唁者都收到了一本《鲁冠球讲话汇编》。书中,这样的“指导”处处可见。

  赛丽正宏集团董事长夏赛丽,是一位美女企业家。因为当年舟山远洋渔业项目,她和万向有了一段“缘”。追思鲁冠球的时候,她很感慨,“七十多岁不应该那么苍老”。

  对此,浙江省政府咨委会学术委副主任、浙商发展研究院院长刘亭也感同身受,“企业家做事情,吃尽了苦,操碎了心。这个过程中可以用两个字形容,坚和忍,坚是坚持,忍是忍辱负重。不该这么早就离开”。

  人们见到鲁冠球时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笑脸,其实鲁冠球的危机感从未消除过。“晚上做梦,梦见企业破产,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后来几次国际并购案的过程中也是险象环生,但万向一次次战胜国际对手而胜出。

  从名不见经传的乡镇企业崛起成为跨国企业集团,其中一条很重要的经验就是鲁冠球坚持互利共赢。“万向”跨了那么多地区、国家和行业,就是因为走到哪里哪里受益,政府欢迎,人民更欢迎。

  鲁冠球说过,万向在国际市场上从事的并购重组,是用包容的文化,双赢的原则,对世界优质资源进行整合。他特别强调,这不是“大鱼吃小鱼”,因为万向并不“大”,对方也不“小”;当然更谈不上“吃掉”,我们只是在寻找合作的伙伴,让中国的资源和美国等各国的资源各扬优势。这番朴素的解读背后显现出鲁冠球的大气,也不难看到他有一本运营的经。

  万向的“稳健”常常让企业界羡慕,即使是2008年金融危机及此后的经济调整,万向都风平浪静地过来了。但鲁冠球清楚,“学会调整,方能长寿”。

  斯人已去,基业长青。含泪相送的人们,唯有送上祝福。祝福万向继续行走在奋斗十年添个零的征途上。

  月落不离天。鲁伟鼎说“我们已经领命。我们一定会实现你的梦想。”

  多位浙商和工商联人士建议将他的故居保护起来,让后人瞻仰。

  更有有识之士呼吁,应该积极申请以他命名一颗星星。鲁伟鼎想爸爸的时候会抬眼望望星空。后辈的企业家迷惘的时候,也可以看看那颗星。

  发自内心的怀念,应该是绵长久远的,不是热闹一阵就过去了的。

标签: 鲁冠球;萧山;万向集团;企业家;党委书记责任编辑: 黄莹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